何为直系亲属

巷子口那家水果摊, m/387251

之前拍的~~
分享给大家

当你在我身边时
喜欢用我的眼睛
看你的举止
那使我成为
含著一颗糖的孩子

当你要离去时
喜欢用我的手
拨动你的髮丝
那是想
至少能留住你的影子

当你不在我身边时
喜欢用我的笔迹
树倒鸟散各分飞
哀啕大哭求老天
仙佛神主也不回
因果轮回转不停
末法时代现眼前

自动剖半、榨汁、去皮、滤渣, 某日,一名男士匆匆忙忙的拦了一部计程车,上车后……
  司机:“请问要到哪?”
  男士:“我要到中正机场,我赶时间,麻烦请快一点。”
  司机:“赶飞机吗?几点的?”
  男士:“十点二十的。”
  司机:“别开玩笑>
僵硬的两只胳膊也缓缓地围到了我的腰上

终于...她的悲痛如同洪水决堤..

她使劲抱住了我, 1、没有一劳永逸的开始;
也没有无法拯救的结束。

人生中,
你需要把握的是:
该开始的,要义无反顾地开始;
该结束的,就乾淨利落地结束。

2、再伟大的巨人也有他渺小的瞬间,
再渺小的凡人也有他伟大的时刻。

3、一花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都会先洗过。

彰化扇形车库是全国仅存的扇形车库
同时停放的蒸汽火车也相当罕见
当蒸汽火车完成全台湾怀旧之旅后就进驻在彰化扇形车库
也让这座扇形车库更具历史和文化r />但容易之馀, />狠心, 【材料】:  
豆 腐 1 盒 在职场有两种人,工作做得不开心,不愿意做,说走就走的是行动派。

现在的我好乱
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头脑都被快烦死了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麽办?
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真的不知道要吃大乾麵还是阿Q桶麵! (一)

你在两道眉前,踌躇叶落,
脚踝呼出几面沟壑,
而眉梢已放纵风筝的流动,
他的高度不是终点。
<为什麽她告诉我这一切时会那麽悲痛?

妻子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我不相信她会是那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

我很快给她又写了封信,希望她能告诉我真相

第三天,我再一次给她打了电话

谁知她一听是我的声音,立刻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打到她姐姐那裡,她的姐姐也只是哭

并且告诉我说文欣离开我的决心已经下定,要我不要再去烦恼她了

8月以后,我终于放弃了再和她联繫,但心裡总是感到失落万分

9月,我接受了延缓一年的条件,继续留在德国学习、搞科研

日子一天一天静静地过著,离工作期满还差3个多月时

我终于忍不住了,匆忙结束了德国的工作

原来的家已空无一人,我向她姐姐家走去

当我敲开门,她姐姐一见到我甚至来不及吃惊,泪水就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们了呢!」

她拉著我的胳膊坐了下来

「是文欣命不好,就算你不要她,我们也不能说什麽.....」

流著眼泪,她对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我出国8个多月时

文欣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三个歹徒的强姦

第二个月后,她竟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对她不啻是重击过后的第二重打击

本来遭受污辱已经使她伤心难过得无法自拔

紧接著的怀孕使她更是痛苦绝望

她去医院想打掉孩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医院给她的结论是她因为先天性的原因根本不能够做流产

而且,即使她生过孩子之后....

她最好的办法还是避孕,要生...也要等几年之后,还不能完全排除危险

文欣从医院回来的当天就在家割腕自杀

幸运的是那天她的姐姐不知出于什麽样的预感正好来看她

忙叫人送她进了医院

抢救过来的文欣情绪极不稳定

她不能听见人说我的名字,一说就哭闹著寻死觅活

直到怀孕七个多月后,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似乎认了天命,要做这个孩子的母亲了

文欣姐姐讲到这裡,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心如刀绞

恍恍惚惚中,我才注意到了她家阳台上乱七八糟悬挂的各种各样的尿布

走进文欣的房间,进入我眼中> 的第一个「东西」就是那个孩子

一个两个多月的女婴,眼睛闭得紧紧的,正睡得香甜

我盯著她看著,大脑一片混乱,孩子的鼻梁很低,这和我们都不一样

这突现的事实让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泪水再一次喷薄而出

就在这时,文欣进门了...一见到我,她就定定地站在那裡看著我

眼睛裡满是辛酸、愧疚、痛苦....
近两年的久别重逢,谁会想到出现的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我走上前去,满身疲惫地想拥她入怀,可是她躲开了

她用探求的眼神望著我,我重新拉住她,把她的头贴在我的胸口....

我说:「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你。 农曆过年又快到了,除了烦恼到底要除夕前一天就南下吗?
还是除夕当天,因为好像两天都很塞车
除此之外,还很烦恼到底要送什麽伴 我的电脑是apple macbook小白 走在爱情沙漠 
越热越显得寂寞

狂风吹乱思绪 
尘土打的心好痛

为什麽总是出现海市蜃楼
看见了美丽 却是一种泡沫
那句「对不起」是诚恳且真心的。 「2013.荷映山水-黄君欣 创作个展」
展览时间:2013年9月2日至10月9日 週一~週六 11:00到19:00
展出地点:创图国际艺术整合设计
开幕酒会:9月7日下午2点
展览
欣认识时我还在山西读研究生,当时我已经三十出头了

文欣在工厂工作,比我小3岁,她心地善良、性格平和

因为长年照顾生病的父亲,把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耽误了

研究生毕业后我留在了本校教书,工作3个月后,我就和文欣结婚了

因为年龄的关係,我们渴望著能尽快有个孩子

可就在结婚半年后...

因为我的业务成绩突出,学校派我去德国进修一年

要孩子的事只能推迟了

在国外,每两个星期我就会给文欣写封信,而她给我的信写得更勤

可是在1994年6月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裡,文欣再没有给我来信

这时...导师雅克里教授提出让我再延续一年学业

还可以把妻子接过来

我感到特别高兴,连忙打电话告诉文欣,文欣接到我的电话似乎非常吃惊

我大声说:「我是汉生啊」

她并不说话,突然哭出了声,压抑不住的抽泣一声声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我心一沉,预感到有了不好的事发生

我问:「你怎麽了?快点告诉我」她只是哭

我见问不出什麽,忙告诉她可以来德国的事情

我说:「我这就给你办出国手续,你快点来吧,到我这裡来一切就都会好起来
的。

Comments are closed.